补钙奈何不了骨质疏松
骨头就像一个水杯,自青年时期杯子大小定型后,剩下的就是不断往里面加满水。其实从骨头形成开始就伴随着骨质的流失,但一般健康人在35岁之前加水的速度都是大于或等于流失的速度。然而,随着年龄的变化,杯子下面的破洞越来越大,而加入杯子的水却越来越少。于是,骨质疏松、关节炎等疾病就接踵而至。
那么,我们平时补钙能否挽救骨质疏松呢?答案是不能,单纯的补充大量钙就相当于给漏了底的杯子倒了大量水,一方面水倒得越快流的也越快,另一方面不把杯子底修好永远都治不好骨质疏松。


D3、补维D,真的不如晒太阳
维生素D又被成为“阳光维生素”,意思就是可以通过阳光就能制造的维生素。天然含有大量维生素D的食物很少,海鱼维生素D含量最为丰富,其他类别的食物无论是红白肉、蛋、乳制品及油脂内维生素D的含量都不高,蔬菜和水果等植物性食物中维生素D的含量更少。
人体的维生素D的主要来源则是皮肤表皮和真皮内7-脱氢胆固醇在紫外线的照射下转变而来。在一般膳食条件下,只要适当保持适当的户外运动都不会引起维生素D缺乏。
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却选择花大量金钱和时间去购买补充维生素D的保健品,要知道是药三分毒,如果过量服用维生素D,会使体内维生素D蓄积过多,出现中毒的症状,如食欲下降、恶心和消瘦等。而晒太阳就可以避免维D过量的情况。
所以,晒太阳补维D是最经济、最安全、最有效的手段。

喝牛奶咋就喝出了豆渣骨:改喝羊奶还靠谱
近来牛奶的补钙功能受到质疑一项为期12年、涉及78000名妇女的哈佛大学的护士健康研究表明,大量饮用牛奶的妇女比那些少量饮用或者不饮用牛奶的妇女骨折的比例高两倍。医学研究表明,大量钙流失是导致骨折的主要原因,盐和动物蛋白质,例如鸡肉、鱼、蛋等都会引发钙流失。牛奶中含有的几种蛋白质也会引起钙的流失,从牛奶中吸收到的钙有三分之一会从尿液中被排出,而从奶酪中吸收的钙三分之二会流失。骨质疏松症发病率最高的正是那些牛奶和奶制品消费高的国家,例如:美国、瑞典、芬兰等。北欧的爱斯基摩人平均每天吸收250-400克动物蛋白,从鱼骨中吸收的钙质有2200毫克,却是世界上骨质疏松症发病率最高的民族。而饮食中乳制品很少的亚洲国家,骨折发生率最低。平均钙摄入量只有300毫克的新加坡,骨折率只有美国的1/9。因此大量饮用牛奶可能不仅不能增强骨质,还可能适得其反。
但是,立即有人提出了质疑,我们婴幼儿生下来后一定是要喝奶的,怎么不见骨质疏松呢?这里要知道,母乳与牛奶虽然看起来差不多,其实里面的营养成分有很大差别,首先牛奶的蛋白含量是高于母乳的,蛋白的吸收过程会释放一种酸,而这种酸会导致钙的流失。另一方面牛奶缺乏镁、钾等微量元素,而这些微量元素却是钙吸收的关键。所以,母乳较牛奶而言,对骨头是有益无害的。但是,我们无法像牛奶一样经常饮用母乳,幸运的是,羊奶拥有世界上与母乳最相似的组成成分与比例搭配,使羊奶成为代替牛奶的补钙佳品。
如果你已经养成了喝奶的习惯,那么不如改喝羊奶。

来点科普:关于骨骼的形成、衰老、损伤、修复
我们知道陆地上的江河,每天都会流入海洋,同时每天也会有无数溪流汇入江河,所以江河能长年累月这样流下去,从不干涸。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小溪干涸或者改道,而流入大海的水却一点没有减少,那么这样下去河流终有干涸的一天。
我们人类自出生之日开始,骨骼就开始进入河流一样的循环,每天都会有新的骨骼产生,同时又有旧的骨骼被分解掉。在20岁之前,骨骼的形成速度都是大于消亡速度,之后会进入一个平衡的时期,但从40岁之后,新的骨骼形成的速度就开始被骨骼损失的速度超过,这一差距会越来越大,这就是骨骼的衰老。
在人成长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磕磕碰碰。骨骼也会受到损伤。这时候骨骼也会进行自我的修复。骨骼的修复与身体其他机构不同,是通过形成新的骨骼替换掉老的骨骼来达到修复的目的。如同被污染的河流,是通过上游干净的水冲掉下游污染的水,来让水质重新变清澈。年轻时我们有充分的营养及原料进行这样的修复,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不再能够像年轻时一样快速替换老损的骨头,所以老年人骨折后复原期会很长。
那么,到底是什么影响着我们骨骼的年龄,又是什么帮助骨骼成长、帮助骨骼修复的呢?
如果将骨骼比作河流,那汇入河流的小溪就是这条河流寿命的关键,而对于骨骼而言,这一条条溪流就是软骨。
无论是新骨的形成,还是损伤的修复,都是以软骨作为基础,通过将软骨不断的转化为真正的骨骼达到成长、修复的目的。当年龄慢慢增大,可用的软骨越来越少,自然我们的骨骼开始疏松、损伤难以修复。

有信心、要坚持:骨骼可以返老还童
软骨的减少是人类随年龄增长产生的自然过程,这一过程是不可逆的。如同流入海洋的河流是不可能被海洋反哺。难道我们人类只能坐以待毙,等着骨头一点点变成豆腐渣,等着坐上轮椅甚至在床上过一辈子吗?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教授RobertC. Vaughan曾在著名生物医学杂志Nature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The Osteoporosis Cure: Reverse the Crippling Effects With Glycosaminoglycan”,中文意思是“骨质疏松治疗:酸性糖胺多糖逆转残疾”。那么市面是酸性糖胺多糖呢?它是软骨黏蛋白的主要成分,也是软骨的主要成分。文章中Robert教授详细阐述了软骨中的这种物质是如何作用在已损伤的骨骼之上,又是如何一点点将满是漏洞的骨头填充起来,逆转骨质疏松的。
2015年夏天,Robert教授在StanfordUniversity(斯坦福大学)的WBRM(世界骨科临床研讨会),深入探究软骨对一系列骨病问题,包括骨质疏松、骨质增生、关节炎、损伤性骨病等的作用。并于3个月后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Dr. Creek及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Dr. Michal共同发表题为“A Revolution In Osteopathy and EffectofCartilage”,意为:骨病的革命及软骨的作用。文章从从不患癌症的鲨鱼软骨说起,通过之前的动物实验及临床实验,探讨软骨对骨病的核心作用,此文发表之后受到了外科医学界广泛关注,并获得2016年科拉福特生物科学奖。

更多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