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铮

1月9日,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规划提出,持续开展健康领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健康服务业,扩大健康服务相关支撑产业规模,优化健康服务业发展环境。健全非营利性和营利性医疗机构分类管理制度。

据预测,2020年中国健康服务业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同时,受政策对社会资本办医的放开,加之大健康产业日渐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近两年来,非公立医疗行业发展态势十分迅猛。

明确放开社会资本办医

1月9日,国务院正式颁布了《“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和《“十三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引来社会舆论广泛关注。《规划》其中指出要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健康服务业,优化健康服务业发展环境,这也是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公立医院同社会资本合作建立新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社会保障研究所副所长王虎峰博士接受一条财经专访时表示,相比较过去,此次十三五医改规划对社会资本办医有了更明确的说法。政策上放开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的合作模式,这实际上也是肯定了“公立医院+民营资本”股权经营的可能,也是《规划》的第一个突破。

此外,王虎峰还表示,除了直接办医院,民营医疗机构还可以购买公立医院的品牌和服务。从公立医院角度来看,这是一种特需、特殊服务,相当于公立医院给社会资本特许经营权,对于缓解公立医院人满为患问题有一定作用。

当前我国的优质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公立医院,占据了医疗市场的巨量份额。而反过来,优秀的医生人才、高精尖的医疗设备又吸引了广大的患者,这也导致了患者无论什么病症都一窝蜂地涌向了公立医院。这也是群众看病难的根本所在。

而政策放开社会资本办医限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解决群众看病难问题。长期以来,“以药养医”便是阻碍医改进程的痼疾。而公立医院作为非盈利医疗机构,又需要自负盈亏,在经济上承受了很大的负担。而加快推进民营医院的发展,从本质是分担公立医院的压力,将患者分流,让真正有需要的患者去医疗条件更好的公立医院,让慢病、小病的患者留在民营医院,这也让广大群众的医疗需求得到解决。

契合国家分级诊疗的规划

政策放开社会资本办医,这也是契合了国家分级诊疗的规划。分级诊疗制度,就是要实现专病专治,按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让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治疗,这也是在根源上解决群众看病难问题。而推动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让慢病、常见病、小病的患者留在民营医院,将大病、难病的患者送往公立医院,实现患者的分流治疗,这不仅减轻了公立医院的负担,也替患者节省了医疗费用。

此外,大多数的民营医疗机构由于政策指向不够明确,加之自身营销模式问题,导致群众对其的不信任。而十三五医改明确社会资本办医,在政策层面上是对民营医疗机构的肯定。同时,政策鼓励医生自由执业、多点执业,有利于医疗人力资源的流动,有利于医生人才向民营、基层医疗机构沉淀,这也是符合国家基层诊疗的构想。

近几年来,医疗健康产业被视作全球第五波财富集中产业,也逐渐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出于行业前景的看好,社会资本也逐渐涌入医疗健康产业。而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公立医院繁重的医疗负担,有利于医疗资源的合理配置。

目前,新医改已走过第八个年头,而建立分级诊疗制度便是推动医改进程的重要规划。建立分级诊疗制度,需要实现慢性病、常见病、多发病的基层首诊和转诊,并构建布局合理、层级优化、功能完善、协同联动的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而这仅靠公立医院的力量是不行的,只有放开市场,让社会资本与公立医院合作,才能完成分级诊疗的布局,才能解决广大人民群众的医疗需求问题。